我真的是冷血动物

距离友人辞职已经过了两个月了. 找工作的不顺加上身体的不适,友人泣不成声,心态彻底炸了. 看着友人难受的样子想安慰几句,也不知道说啥才好.憋出来一句「哭出来会好受一点」赶紧回了屋,甚至心里还有点烦.

「思想斗争」一篇

颓废了两个星期.嗯,道理我都懂,就是啥都不想做.颓废的日子过得十分…快乐. 看番,打游戏,简直不能更开心. 只是群里每天推的「离XX还有YY天」很烦. 这好办,不上IM,自闭就对了. 快乐之余稍微有点空虚.知道是在逃避现实,但第二天又管不住自己. 有天下决心要好好做事,不在摸鱼. 结果嘛,就是臣妾做不到啊🙃

别了,司徒雷登

司徒雷登,一个熟悉而陌生又陌生的名字。从一本文革背景的小说接触后,有段时间就一直把它当口头禅。至于名字背后的人到底是谁,是没有心思深究的。对一个少年来说,故事的内容比一句话有吸引力的多。多年后旧友提起这个口癖,我有点哭笑不得。我只是觉得好玩随口一说,你们反而都往心里去了。

ShowerThought: 「我们需要Deadline」

时间是个很宝贵的东西,尤其是在你有重要事情要做的时候。这时候恨不得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全部腾出来,一心扑在重要的事情上。「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,挤一挤,总会有的」。道理这样说,实际操作起来时总是对无关紧要的海绵用力太松。

老瓶新酒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梦到高中下午上课前全班一起唱班歌。所谓班歌,就是是一群学生想放歌听找来的借口。老班只是偶尔发脾气的时候会反对,大多数时间还是对我们很宽容的。可能是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事情而对眼前的学生心生怜悯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