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瓶新酒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梦到高中下午上课前全班一起唱班歌。所谓班歌,就是是一群学生想放歌听找来的借口。老班只是偶尔发脾气的时候会反对,大多数时间还是对我们很宽容的。可能是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事情而对眼前的学生心生怜悯吧。

想起来几首曾喜欢的歌曲,有一首连名字都忘了,要靠歌词来检索。

我喜欢把自己东西握在手里的带来的控制感,对如今大行其道的云音乐一直都不感冒。谁知道哪天艺人和平台谈崩了,歌曲就被版权掉了呢。开会员也只是把云音乐当下载器用罢了。

这次想起的几首歌曲自然是要听上一听的。

这些歌曲我曾很喜欢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删掉了。当时应该下了很大的决心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听。

以前喜欢给自己加上各种奇奇怪怪的设定,今日动心忍性,明日波澜不惊。想必这些歌曲就是在加新设定的时候删掉的。

今日一听,不但觉得触动心弦。更是余音绕梁,念念不忘了。

给自己加了胃寒的设定,所以拒绝西瓜和凉食;给自己加了忘记内容的设定,拒绝了电影;给自己加了不善言辞的设定,躲在这个借口后面一直逃避与人接触;给自己加了另一个忘记的设定,拒绝了这个国家的文化;

我还是我吗?当然是。这份躯体和灵魂上都有痕迹。过去的痕迹,成长的痕迹。

只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,躯体的成长是连续的,而灵魂的成长却是离散的。

现在的我,只想在觉得想吃的时候吃个冰激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