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杭随想

掐指一算,已经在家呆了整整六个月。本打算三月中旬回杭,处理好行李后好好跑个长途。只是COV19这个黑天鹅打我了个措手不及,满盘皆乱。但托它的福,我也达成了目标,真所谓世事难料。在忙完了能在家处理的事情后的现在,在各种意义上,是时候回杭州一趟了。

本该是梅雨季节的杭州很给面子的晴了一个礼拜,果然配得上「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」。

在家呆了半年,习惯了XXXX的我看着高楼大厦和宽敞的路面,恍如隔世。

「我真的在这里生活过么?」
「当然」,手上的社保卡,门禁卡无声地回答
「那为什么会感觉如此陌生?」
「那当然是————」

「欢迎您乘坐杭州轨道交通一号线」,啊,地铁到了,赶紧上车吧。

K几次搬家,现在和D合租。按照我们宿舍惯例,过生日的人是要请其他人吃饭的。不知道怎么地也传到了K宿舍,大家从此过上了一年能白蹭6顿饭的日子,可开心了。K说我达成目标,应该由他们请。我一提惯例,大家相视一笑,就不再坚持了。就像回到了大家互相蹭饭的日子,不由得感慨,真好啊。

半路也杀出个小插曲:D要叫上另一个人Z。我和D本来就不熟,请他也只是出于礼貌。现在他要拉上一位我更不熟的Z,尴尬x2。数了下人数,居然有7个人。惯例里进来两个外人,不爽。还要多掏钱,不爽x2。就这么一直拖着,到了约定的早上,连地方都没有定下来。还好W跳出来一顿操作,劝退了Z,让我掏钱的时候好受了好多。杭州作为新一线城市,消费水平真不是盖的😭

离开的时候,杭州在修路。现在回来了,杭州还是在修路,而且堵的更厉害了。真是熟悉的味道🤣
天目山路两年前就在修路,占用了一条机动车道,现在倒好,一半的行车道封闭施工了。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城西交通的主干道,一排排超速逆行的电动车随时都教我做人,害怕.jpg 单位门前的文三路,在离职的时候把两旁的绿化带拆除变作非机动车道了。现在也跟天目山路一样,封闭一半修地铁。全城修地铁的大环境下,能好好走的路不多了。

当然,也有好消息。之江路的塑胶跑道铺起来了,从江东大桥到彭埠。滨江也不赖,塑胶跑道从钱塘江大桥铺到了西兴大桥。沿江刷街不要太爽。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,因发力而颤抖的肌肉,嘎吱作响的传动系统和发出咻咻摩擦的轮胎。自行车成为我躯体的延申,我们浑然一体。我所做的每一个动作,都在它身上体现。它所获得的一切速度,皆是由我自己,而不是由所谓的外界所赋予的。车子的速度令我目眩,让它达到这么高速度的成就感令我畅快,两种感觉交织,强烈的感受到「啊,我还活着」。中二病晚期无误

去人才市场办手续,小姐姐爽快的一顿操作办完了,完全不是我想的跑东跑西,像狗一样求人办事的情景。填表的时候小姐姐吐槽:「前面的小伙子办的和你一样,要填的东西真的太多,不知道怎么填,就直接联系你们学校招生办,招生办说他们只看法轮功,其他的一律不管。真是的,那还弄这么多内容让我们填😠」。我接话「其实,他们面试的时候已经问过法轮功了🤣」。形式主义害死人。和基层官僚的高效相反,高层做的决策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连接钱塘江两岸的七座桥上贴满了禁止非机动车骑行的标语。作为拥有千万常住人口的城市,非机动车过江只能推行,这吞吐量怕不是还不如大家都坐公交呢🙃

溜了溜了,办完事情该滚回家学习了(^o^)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