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 water, my friend

清空你的思绪,
灵活,无形,像水一样。
你将水倒入杯子,它就变成杯子的形状;
你将水倒入瓶子,它就变成瓶子的形状;
你将水倒入茶壶,它就变成茶壶的形状;
水可以流动,也可以撞击。
像水一样吧!我的朋友

第一次读到这些话,是在星际牛仔的第八集中Spike教人拳法时的旁注。面对全速冲过来的进攻者,Spike稍移身位,轻轻一拉就让他们四脚朝天,丧失战斗力,颇有中国功夫中「四两拨千斤」的意思。精妙的格斗技法和高深的话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在中二期的时候会给自己加上奇奇怪怪的设定。最典型的一个设定就是苦行僧了:能自己解决的问题,绝不麻烦别人;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,绝对全力以赴;面对选择时,永远选最困难的那个;拒绝一切享乐。中二病好了以后,这个习惯多多少少保留了下来,因此栽过非常多的跟头。近来跌倒觉得自己画地为牢时,都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耳边回响:「像水一样吧!我的朋友」

许多时候,面对陌生的事物,经过一套推演后,得出的是拒绝。但仔细思考,真的需要拒绝大多数事物么?有一次和友人讨论是否可以去酒吧的问题。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拒绝道,那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?友人则不然,从来没去过,谈何拒绝?

嘴硬反驳了友人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

自己到底对酒吧一类的新事物有没有好奇心呢?
显然是有的。
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去看看呢?
酒吧脏,乱,吵,不安全。
那为什么不去清吧呢? 去酒吧的人心怀不轨,我是“正派人士”,当然不能和他们同流合污。清吧也不例外。

思考到最后,发现自己将「去酒吧」和「心怀不轨」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。而这个结论并经不起推敲:「去酒吧喝杯酒,就心怀不轨了么?」

我为什么是我?

我认为,人应该像一个铁球。原则、喜好这些私人的问题,一旦确定就成为铁球的内容物,再也不变。面对外界时,要用尽全力去维持铁球的边界。一旦这个边界被破坏了,甚至它稍有模糊,我之所以是我的Identity也就随之消失了。

抛开中二病的耍帅的因素,深入思考,其实这个观点是存在问题的。

人固然有自己的原则,自己的喜好,面对未知的事物时会以自己的标准来做评判,把他们分为可接受的和不可接受的。问题在于,世界上有些东西是「可接受」又「不可接受的」:某些事物,在抽象的层面上与某些自己讨厌的特质是有联系,不可接受。而放到现实世界里,作为一个具体的事件来讨论,若理由足够可信,则又可以接受。

对于他们,没法划出一个具体的边界。思考这个问题时,「像水一样吧!我的朋友」又在出现了。既然没法划出边界,索性用水来做边界。理由足够可信时,来自自我的驱动力比较强,趋势水向外扩张,将事情划在边界内;理由不够可信时,来自外界的阻力较大,水向内收缩,把事情划在边界外。这么看来,立身之本不再是边界,而是水球中心扮演铁球身份的原则了。

时常会觉得画地为牢,作茧自缚。好奇心真的被我加上了太多的束缚了。

大多数人在20到30岁就已经过完自己的一生。
一过了这个年龄段, 他们就变成自己的影子, 以后的生命只是在不断重复自己。

我可不要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