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年轻人的第一场车祸

时间:2021年9月25日 12:48分
地点:玉泉校区 崇德路与正门交叉口(旗杆前)
人物:我(骑自行车),机动车
事件:机动车与自行车相撞

Route
经过:

我骑自行车从崇德路由南向北前进(图中黑色箭头),至国旗处准备右转从正门出去吃饭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校门南侧的非机动车道是常年不开,我为了省事,往常在右转后会逆行走在道路左侧(图中紫色为道路分割线),以方便从北面的门出去(图中黑色的虚线)。这次也一样,我先减速,瞄了一眼确认没人,开始转弯。转弯很顺利,正如往常一样。正当我准备加速时,从后轮左侧传来一股巨大力量,尝试控车失败,最终连人带车摔向了右边。原来这时有一辆机动车从崇德路由北向南左转时撞到了我(图中蓝色箭头)。发生碰撞的位置大致是图中的红点。

倒地以后的第一反应是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条件反射版地慢慢坐起来,脑子依旧处于宕机状态。车主过来把我拉了起来,我这才反应过来:我被撞了。脑子开始运转,我这时心里是很慌的,因为我逆行了。车主告诉我,他是校内人员,当时要去物理系(还是啥系,记不清了[ac01],路线大概是蓝色的虚线)送材料。他提议送我到医院检查。我已经养成了骑车戴头盔习惯,所以头部没有大碍。快速检查其他部位,只有右臂肘部破皮了。手臂能正常活动,应该没有伤到骨头。我心里很慌,所以谢绝了车主送我到医院检查的提议。车主主动提供自己的联系方式我也没有要,只是拍了一张现场的图片和他的车牌号(他扶我起来后也顺手扶起了自行车,我也不记得到底倒在哪里了),就让他离开了。
Crash Site
我骑上自行车准备去吃午饭,没骑多远莫名觉得重,就好像有人在拽着我。下车一看,发现后轮蹭碟了(最上面红圈处,碟片与右侧卡钳之间没有间隙。正常情况下碟片应该处于正中间的位置)。再仔细一看,碟片在碰撞的作用下已经变形了(以尺子为参照,剩余的两个红圈一左一右,像麻花一样)
Rotor

看到车子受伤有点心疼,我去保卫处查了监控,想搞明白是不是我自己的全责。遗憾的是,我转弯路线刚好位于监控的死点,只有碰撞时被录了下来。单从那里看并不能看出是谁的责任。

出来保卫处后,我越想越不对,崇德路是从南向北的单行线,他为什么会撞到我呢?我回忆了一下,他车的右前方撞到了我的左后方,所以他一定是从北往南过来的,所以他也逆行了?(两条推测的路线是图中的蓝色箭头尾部)

很可惜的是,我并没有时间去求证,当天下午还有一堆展示在等我。

结果:

  • 右臂破皮,校医院处理,15R。
  • 后轮碟片扭曲成麻花,无法补救,报废。车店当场换新,79R。
  • 吸收冲击的后轮轮组出现了偏摆、跳动,幅度超过了能补救的范围,报废。换新300R(然而疫情导致配件产能不足,这个后轮还要陪我半年时间)。

教训:

  • 遵守交通规则,不要逆行
  • 骑车能戴头盔还是戴头盔,我不敢想象自己逆行还没戴头盔被撞是什么下场
  • 出事故后保护好现场(机动车和自行车都不要动),报交警,交给交警划分责任。

我把已经成麻花的碟片挂在了每次骑车都会看到的地方,以警示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