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 water, my friend

清空你的思绪,
灵活,无形,像水一样。
你将水倒入杯子,它就变成杯子的形状;
你将水倒入瓶子,它就变成瓶子的形状;
你将水倒入茶壶,它就变成茶壶的形状;
水可以流动,也可以撞击。
像水一样吧!我的朋友

回杭随想

掐指一算,已经在家呆了整整六个月。本打算三月中旬回杭,处理好行李后好好跑个长途。只是COV19这个黑天鹅打我了个措手不及,满盘皆乱。但托它的福,我也达成了目标,真所谓世事难料。在忙完了能在家处理的事情后的现在,在各种意义上,是时候回杭州一趟了。

「抹零」随想

闲来无事,研究起超市的购物小票。依商家的性子,绝对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多付钱。带着这样的想法,看到商家主动去掉零头的「抹零」,不觉有点怀疑人生。

别了,司徒雷登

司徒雷登,一个熟悉而陌生又陌生的名字。从一本文革背景的小说接触后,有段时间就一直把它当口头禅。至于名字背后的人到底是谁,是没有心思深究的。对一个少年来说,故事的内容比一句话有吸引力的多。多年后旧友提起这个口癖,我有点哭笑不得。我只是觉得好玩随口一说,你们反而都往心里去了。

老瓶新酒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梦到高中下午上课前全班一起唱班歌。所谓班歌,就是是一群学生想放歌听找来的借口。老班只是偶尔发脾气的时候会反对,大多数时间还是对我们很宽容的。可能是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事情而对眼前的学生心生怜悯吧。

国庆假期杂记一篇

买票

从没在国庆买过高铁票,凭着学生时代的经验以为会比较好买。我毕竟Too young,十一假期里的高铁从两趟减少到了一趟。结果当然去程和返程的票都没买到。喜闻乐见🙃